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逃跑失败

  陈宇墨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两人没再聊,匆匆挂了电话。

  阮柔开着车,很快就到了幼教中心。

  任老师记得她,是阮小天的母亲。

  所以就没多做犹豫,给阮小天办理了转学手续。

  因为要转到国外,所以这边只是简单办了一下,把电子档案给提取出来了。

  阮小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跟阮柔抱怨着昨晚都没有陪他睡觉。

  “妈妈妈妈,我们去哪里呀?”

  直到车开出了好远距离,阮小天才朦胧的问着阮柔。

  阮柔正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了阮小天一眼,眼底尽是满足的笑容。

  她只剩小天了。

  “妈妈买了机票,咱们回国外好不好?杰森妈妈给我打了电话,说小杰森想你了。”

  小杰森是阮小天在国外认识的朋友,两家离得近,孩子又玩的好。

  相比来说,还是很熟悉的。

  阮小天听见小杰森,眼睛一瞬间亮了一下,随即又撇撇嘴,不屑道:“哼,才不是呢!他一定是惦记着爸爸给我买的超人模型!上次跟杰森视频,他还说要用他的玩具打败我呢。”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玩具就是一切。

  只不过阮小天的世界里还有一样,就是他的妈妈。

  两人是互相依赖的。

  阮柔听着阮小天童真的话,不禁有些失笑。

  一大早被陆芷雅搞出来的坏心情也消散了不少。

  她低头瞥了眼手机上的信息,张叔已经把机票订好了,在机场等他们。

  阮柔也没有犹豫,直接把车开到机场与张叔会合。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阮小天说肚子疼,就被张叔领着上厕所去了。

  阮柔候机室里,手里紧紧捏着手机。

  界面上是与顾霆宴的聊天记录,她在输入框里敲敲打打了好几次,但都不满意。

  最后删掉了。

  她想跟顾霆宴告个别,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如此几次之后,放弃了。

  顺其自然吧。

  将手机屏幕摁灭之后,阮柔等着阮小天的回来。

  只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心里有些不安,眼看着登机的时间就要到了。

  她掏出手机给张叔打电话:“嘟嘟……”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

  y……”

  阮柔眸子睁大,也顾不得地上的行李箱,抬腿就往洗手间走去。可是她找遍了洗手间,也没看到一老一小两个人的身影。

  她慌了神,连忙往机场外面跑,车子还在,但人就是找不到,就在阮柔不知所措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她顾不得看是谁打来的电话,连忙接通开口:“喂,张叔,你们去哪里了?我……”

  “怎么?你还想带我的孙子去哪里?”

  电话那端传来白溪雅的声音,阮柔怔了怔,眸子微睜:“小天在你那里?”

  阮柔大声喘着粗气,紧张的心一直在跳。

  “呵,我今日要不是凑巧送朋友出国,都不知道你把我孙子给拐走了!阮柔,别给脸不要脸,你已经跟顾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别接近小天。”

  阮柔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不甘,咬牙:“我是小天的妈妈!”

  白溪雅冷嗤,她还真没把阮柔是阮小天妈妈的身份看在眼里。

  阮小天还不满六岁,心智能有多成熟?

  隔个几十年不见,甚至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哪里还记得阮柔这个母亲?

  就算记得,在顾家这里,他也别想去找阮柔!

  顾家的子孙,断没有流落在外的份!

  “他是我们顾家的种!阮柔,你不过就是让他在你肚子里呆了十个月罢了,别以为能借此要挟顾家什么!”

  白溪雅以为,阮柔把阮小天接走是为了日后威胁顾家,好在顾家拿利益。

  不过可惜了,她才不吃这一套!

  阮柔打开车门,重重地将身子丢进驾驶座,深吸一口气,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理智。

  “你要如何才能让我见小天?”

  她只有小天了。

  不敢相信,如果自己连小天都留不住了,未来会怎么样!

  阮柔咬着牙,眼底满是不甘。

  白溪雅本来想说没机会的,只是想到季昭跟顾霆宴的婚事,眼珠子转了转,心里又起了心思。

  做出一副贵妇的姿态,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样吧,也不为难你。顾家正巧有个女佣请辞了,你既然那么想照顾小天,不如到顾家做佣工。”

  说完,想到阮柔拜金的性子,又不屑的补充了句。

  “哦,不会亏待你的。工资是市场价的三倍。这点钱,我们顾家还是出的起的。”

  这是**裸的羞辱。

  阮柔咬着牙,心里有些泛酸。

  要离婚我也离了。

  现在连看孩子的资格都没有了么?

  他也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啊!

  阮柔不明白,为什么都是做母亲的人,就不能理解她的感受呢?

  她承认,一开始与顾霆宴有接触,的确一直在花顾霆宴的钱。

  她也在阮正剑与林芬芳的逼迫下,一直用身子取悦顾霆宴,从她手里拿钱。

  可是后来……

  她有自己的公司。

  再也没花过顾霆宴一分钱了啊。

  阮柔心里有些苦涩,但想起阮小天,只能应下了。

  “我答应你。”

  白溪雅满意的笑了,但她也不会让阮柔出现在顾霆宴面前,影响顾霆宴与季昭的感情。

  清咳了两声,道:“这样吧,也不为难你。在顾家做佣工三个月,顺便帮忙策划一下霆宴与昭昭的婚礼。三个月之后,我允许你每个月来看一次小天,直到他成年。”

  成年之后,白溪雅自然不会去约束阮小天。

  到时候阮小天想什么时候去找阮柔都行,因为那时候,昭昭定然已经跟霆宴有了自己的孩子。

  只要阮小天还在顾家族谱上,她就不会去干预什么。

  白溪雅自以为自己够大方了,殊不知这个条件在阮柔眼里,没什么区别。

  只要,小天还在她身边就好了……

  阮柔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字:“好。”

  随后,她又想到张叔打不通的电话,沉着眸子问了句:“张叔呢?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白溪雅对张叔有点印象,在公司拦过她,一直跟着阮柔的人。

  眉宇间染上一股不耐烦的意外,语气也不怎么好:“能怎么样,他不让我带走小天,自然是打晕了丢到医院了。”

  “哪家医院?!”阮柔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跳,隐忍的怒气几乎要控制不住了。

  张叔虽然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么多年的相处,她和小天早就把张叔当成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