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152 今天是余生的第一天

作品:环球旅拍家|作者:苏小宝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20 23:54:01|下载:环球旅拍家TXT下载
  次日天明。

  陈晚安起来的很早。

  从繁华的丽江过度到相对原始落后的泸沽湖,其实这是很大的一次变化。

  所以昨夜住在的大落水村可以说是众人非常好的选择。

  因为大落水村是相对于整个泸沽湖最繁华的地方。

  不仅美食丰富,而且交通便利。

  当然,清早的泸沽湖异常的美丽。

  陈晚安洗漱完毕后,走出小客栈,站在湖边发呆。

  每一次日出前的清晨都是那么充满希望。

  陈晚安静静的站在泸沽湖的湖旁。

  前方是安静的湖水。

  湖边影影绰绰的几条猪槽船平稳的停放,

  远处的青山还被一层黑影笼罩。

  天边已经蒙蒙亮,白云处一丝微光正在乍现。

  陈晚安一伸手,抚摸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边。

  这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上写着泸沽湖三个字。

  随着时间的慢慢增长,巨大的石头上的字体越发的清晰。

  是日出来了。

  淡淡的日光逐渐的变浓。

  本是黑色的湖水也在慢慢的变得清澈。

  又是一抹碧蓝色在缓缓的变化着。

  这便是泸沽湖的日出么?

  陈晚安似乎想起了那个洱海旁的日出。

  那是自己在洱海旁的客栈睡的最安稳的第一个夜。

  也是在起来后的清晨独自一人安静的看着日出。

  这种面相湖泊的山顶日出最为美丽。

  就仿佛有一种由心而发的信仰在慢慢的萌发。

  而像是陈晚安这种向往自由的人最为喜欢的就是看这日出,日落。

  因为那是对自由的无限轮回。

  很快,清晨的太阳彻底出来,湖面上被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着,缥缈中是那梦幻之极。

  陈晚安深吸一口气,回到了客栈。

  客栈的一楼是有一个小餐厅的,入住的客人可以吃一些简单的早餐。

  而此时,陈丞澄已经下来并且和悦悦两个人吃着早餐。

  “早啊!两位。”陈晚安笑着打招呼。

  陈丞澄点了点头邀请陈晚安坐下。

  “昨晚睡得怎么样?”陈晚安笑道。

  “还不错,没想到在这么原始的地方,竟然睡得这么舒服,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居住的老村子。”陈丞澄感叹着。

  “这里还算是泸沽湖最繁华的地方了,毕竟无论是吃的还是住的还有店铺,之后的路程可以说都是更加原始的地方,你们要是兜里没现金的可以去取钱了,毕竟这里还有能取钱的地方,过了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可能都不支持扫码付款,而且也没地方取钱呢。”陈晚安说道。

  “真的假的?现在还有不能扫码的地方?我不信。”悦悦在一旁笑道。

  “我说的也是万一,兴许这几年发展的好了些也是有可能的。”陈晚安笑着说。

  陈晚安说完绕行兴趣的看着陈丞澄。

  对于陈丞澄这个人,陈晚安是有些感兴趣的。

  毕竟一个即将濒临死亡的人,眼中去总是带着坦然和无畏。

  在生命中的最后两个月还能选择出来对未知的世界发起探索,这本身就是值得敬佩的。

  而且从状态来看,这个家伙的精神头很足。

  “现在身体很疼吧。”陈晚安一边喝着牛奶一边问着。

  陈丞澄点了点头:“整个内脏里面,后背的全部都在隐隐作痛,不过我都是吃着药忍着的,其实已经看开了,有些事情是无法逆转的,所以趁着还在出来多走走多看看,再多认识一些朋友挺好的,把之前没做过的事情都做一遍,我不想待在家中等待死亡,我更想的是有一天可以死在路上。”

  陈丞澄的话中带着一丝淡然,但是陈晚安感觉到出来,更是带着一丝不舍和留恋。

  “其实对于你的心情我很理解,这也是我为何这个年纪就会选择浪迹天下,按照我的年纪本应该努力工作,为了房子为了车子奋斗拼搏,找媳妇,结婚生孩子,然后养孩子,给父母看病,将自己熬成父母……”陈晚安淡淡的说着。

  “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一生啊,人的一生只有一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旦死了之后就彻底和一切说再见了,若是许多年后都没有人记得你的名字,那么你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打个比方,你还记得你爷爷的名字么?”陈晚安看着陈丞澄。

  “陈……大同吧,我记的。”陈丞澄想了一下。

  “那你爷爷的父亲呢?”陈晚安又问。

  陈丞澄试图想了一下,最终摇了摇头。

  “是了,已经被彻底遗忘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人想起他了,我们也不是明星,即便去世后也能留下脍炙人口的歌曲和电影还能让喜欢的人记得,我们也不是书画家,能留下传世的作品被人喜欢,更不是优秀的作家,留下的文章能够流芳百世,我们真的找不到还有什么办法不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陈晚安感叹着。

  “所以啊,趁着还有时间,尽情的挥霍吧,陈哥,你有孩子么?”陈晚安问道。

  陈丞澄摇了摇头。

  “所以当有一天你的父母也离开了,用不上第三代,你也会被世界彻底遗忘啊,最起码的后人都不能记住你了,我相信当你的家人知道你的病情后是不是都在说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说,想抽烟?华子九五随便抽,想喝酒最好的酒也给喝,可是在知道这病情之前呢?很多枷锁都在包裹住你吧?”陈晚安笑道。

  “是啊,没检查出病的时候,我妈不让我喝酒说是伤身体,我爸也不让我抽烟,不让我熬夜,不让我玩游戏,什么都不让……可是有了病之后,什么都让了,反正生命就剩下最后的几个月,真的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陈丞澄苦笑着。

  “所以,我们为何不及时行乐?非要等到生命的最后那一刻才去什么都做?”陈晚安将牛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整个人靠在了椅子上。

  “你说的太对了,可惜我认识你太迟了。”陈丞澄叹口气,似乎在感叹自己最后的两个月的生命时光。

  “不迟的,只要你的心还在路上,你就永远在路上,别让自己遗憾,下定决心的那一天就是余生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