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516章 事情很严重

作品:白手当家|作者:温岭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23 12:30:17|下载:白手当家TXT下载
  电话那头,是李玉璧爽朗的笑声。

  “小白,你小子倒打一耙。哈哈,我正要向你求救,你却给我来个先开口为强。”

  白手笑道:“我的双拥小区项目,向贵厂购买水泥,向来是一手交货,一手转帐,我几时欠你吃欠你喝了?”

  “你没有,但罗汉有。”

  “哦,什么情况?”

  “金融学院项目,已经欠我厂十一万块钱了。”

  白手大吃一惊,“老李,你开什么玩笑?”

  “小白,千真万确,我没开玩笑,我正要联系罗汉呢。”

  白手犹豫了一下,“老李,罗汉可能遇上了小麻烦,已经两天不见人影。”

  “啊,什么情况,你快说。”

  白手对李玉璧没有隐瞒。

  电话那边的李玉璧沉默了一会。

  “小白,你说怎么办?”

  “你先把水泥送过来。至于钱的问题,从今天开始的一个星期内,由我来担保。”

  “嗯,你的担保够份量,我认了。我也不怕罗汉赖帐,他们银行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那你快点,我这边等米下锅呢。”

  “下午送过去,你放心,这么大的项目,我们不敢怠慢。但是小白,罗汉的事,你也得解决。出了问题就解决问题,躲起来叫什么事嘛。”

  “谢了,老李,几时过来,我请你吃饭。”

  打完电话,白手冲着老张和老高说,“先维持着吧。告诉你们的人,不要报告,不要外泄。”

  老张老高一边应着,一边把白手送到门外。

  “小白,我们无辜啊。”老高道。

  白手笑笑,“放心,我有良心。”

  白手朝对门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除了老顾和郑重好在,还有四位老板,董培元、谢洪水、童六子和马小三。

  白手说了说他与李玉璧的通话内容。

  老顾起身道:“小白,我们去工地转转。”

  老顾和郑重好走了。

  白手看了看四个同行。

  谢洪水笑道:“看什么看,你的面子大,我们去了也没用。”

  董培元补了一句,“你是项目承包人嘛。”

  白手挥了挥手,问道:“那三个货呢?”

  都知道,白手说的三个货,是张孝南、方自立和胡祥瑞。

  马小三道:“从昨天开始,就没见着人影。”

  童六子问,“要不要找找?”

  白手笑了,“不找。三个狗日的,会主动跳出来的。”

  话音未落,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起来。

  白手拿起电话,报上名号,只听不说。

  一会,放下电话,白手又笑,“三个货,真的不经念叨。”

  白手起身往外走。

  “哎,能一起去吗?”谢洪水问。

  “不用了,你们留下来,防止意外情况出现。”

  电话是张孝南打来的,他与方自立和胡祥瑞三人正在黄浦宾馆。

  白手驱车赶到黄浦宾馆。

  二零零二号房间。

  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娱乐公司筹备处。

  白手敲门。

  开门的是胡祥瑞,张孝南和方自立坐在沙发上。

  白手一目了然,“人去楼空了,对不对?”

  三人黯然的点头。

  “说说吧。老张,不是说执照批下来了吗?”白手问道。

  张孝南道:“工商批了,区里批了,税务批了。但娱乐公司还需要文化部门审批,文化部门一票否决。”

  “然后呢?”

  方自立道:“没有然后,没有政策,连后门也开不了。”

  “再然后呢?”

  胡祥瑞道:“跑了,王茜跟着罗汉的大表哥跑了。人跑了,钱也给卷走了。”

  “跑什么地方去了?卷走了多少钱?”

  张孝南道:“估计人已在香港。钱么,一百五十万,全被带走了。”

  白手吓了一跳,“一百五十万,就你们仨,怎么这么多啊。”

  方自立道:“我们三个,每个二十万,罗汉三十万。还有另外四个人,都是王茜的朋友,每个人十五万。”

  白手想了想,骂道:“狗日的,简直就是个骗局嘛。”

  胡祥瑞道:“我也是这么想。娱乐公司批不下来就批不下来,做生意么,哪能没有失败。但人家来了这么一手,我们是万万没有想到。”

  白手问道:“罗汉呢?罗汉去哪儿了?”

  张孝南道:“不知道。昨天他和我们一起,十几个人,几乎找遍了整个上海滩。后来又跑到机场,通过熟人了解,才知道他们乘飞机跑了,罗汉当场就瘫了。他后来是跟他朋友走的,我估计应该在他朋友那里。”

  钱没了,面子也没了,于是就躲起来了。

  “你们仨,就别傻呆着了。马上去找罗汉,告诉他,工地快乱套了。”

  张孝南忙问,“怎么回事?”

  “还怎么回事,你们不知道?工地没水泥了。我刚从工地过来,宣布放假一天。你们不回去,罗汉不回来,非乱套不可。”

  方自立问,“找着后怎么办?”

  白手又气又好笑,“找着后带回来啊。没有罗汉,甲方办事处不能采购原料。没有原料,五六百人就得歇着,你说乱套不乱套。”

  胡祥瑞问,“他要不肯回来怎么办?”

  “那你们就告诉他,抓紧时间回来,事情还有挽回余地。他要是不回来,或再晚几天回来,事情就会败露。只要他的上级知道,他就会彻底玩完。”

  张方胡仨人,被白手催着去找罗汉。

  白手自己回到了公司。

  皮卡车在罗家老宅院子里停下。

  白手下车,正要去办公室,突然发现车拖斗里的那块篷布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白手走两步,伸手抓布,猛地掀了开去。

  罗汉,蓬头垢面,卷缩成一团,模样狼狈不堪。

  白手松了一口气,“老罗,你终于冒出来了。”

  “小白,我……”

  大男人哭了,还是号啕大哭。

  公司的几个女人,都出来看罗汉的洋相。

  白手挥了挥手,让女人们回避。

  陈岚知道白手是什么意思,赶紧带着几个女的避开。

  罗汉继续哭。

  白手不劝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哭够了就好了。

  听着哭得差不多了,白手点上一支香烟,吸了两口,再塞到罗汉的嘴里。

  “老罗,哭够了没有?哭够了咱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