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01章 姓白名手

作品:白手当家|作者:温岭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11 06:10:57|下载:白手当家TXT下载
  白手是个人名,真的,还名符其实。

  浙东沿海的温(岭)黄(岩)平原,有一个名叫白村的自然村。

  奇怪的是,白村一百来户人家,不是姓童就是姓陈,只有一户姓白。

  白家老爷子和白家老太太,方园几十里都很有名,老两口在政府机关里工作,一个看大门,一个当清洁工。

  人家可不是什么临时工,解放前就是游击队的交通员,是老革命,只是没有文化,才在机关当了勤杂工。

  一九七五年,老两口一起提前退休,二儿子三儿子顶替上班,一个在工厂当工人,一个在机关开车,双双吃上了商品粮。

  白老爷子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儿子在外当兵,最小的是女儿,高中毕业后也在公社的中心小学教书。

  唯有大儿子白振兴,没分到白老爷子的一丁点好处。

  不仅没有好处,从白振兴出生时,白老爷子就没正眼看过一次。

  原来,白振兴生于正月初一,在当地,传说正月初一出生的人,一辈子受苦受难,是个灾星。

  白振兴刚生下来,就被送给同村的童老五,童老五一辈子光棍,是个说书人。

  还别说,白振兴虽没进过学校,却把童老五的说书本事学了个底朝天。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白振兴靠着说书这个能耐,没干过一天农活,童老五死后,他就成了温黄平原有名的说书人。

  靠着这门手艺,白振兴娶了老婆,还接连生了仨儿子俩女儿。

  白振兴的老婆郭彩娥,来自山区,长得好看。但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天生腿疾,又有贫血症,干不了农活。

  孩子多,负担重,白振兴压力山大,开始嗜酒,自暴自弃。

  后来,白振兴索性玩起消失,时不时的离家不归,也不给家里钱,扔下家里一残五小死活不管。

  1980这一年,白振兴春节后离家,到下半年的秋末,还不见人影。

  就这么着,身为大儿子的白手,赶鸭子上架,义无反顾的成了当家人。

  白手十五岁,初中刚刚毕业,长得酷似他爸,也是眉清目秀,一张娃娃脸,身材又壮又高。

  可惜,白手这个倒霉孩子,跟他爸一样,恰好也是正月初一出生,也是人们口中的“灾星”。

  这还不够,白手的左手掌心,有一个豆大的白疤,娘胎里带的。

  正月初一生灾星,左手白斑没好运。

  凭这两句老话,注定了白手的童年时光,村里没人愿跟着他玩,没人登他家的门,更没人允许他进家门。

  勉强读了五年小学两年初中,白手就没有过同桌,谁愿意跟一个灾星坐在一起呢。

  至于白手这个名字,是不靠谱的父亲给起的,还挺实事求是,随口一叫,就在村里叫开了。

  白手自己倒是想得挺开,从小就没心没肺的,名字就是个符号,人家爱咋叫就咋叫。

  十岁开始在生产队干农活,白手有力气,干活不偷懒。都是一村人,大多数人倒不欺负他,十五岁时,工分做到了大人的十分之七。

  白手是个乐天派,整天乐呵呵的,你骂他他还乐,就没见过他发愁的时候。

  白手脑子好使,鬼主意满肚,当家大半年,硬是没让全家人饿着。

  白手心有点狠,手有点辣,吃了点亏,他会暗暗找补回去,谁要欺负他弟弟妹妹,他敢拿着锄头砸你门窗。

  但今天晚上,白手发愁了,愁得一个人蹲在门口,老半天一动不动。

  明天,上面要派工作队,到白村来搞试点,生产队就要分田到户,落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这是好事,自己干自己的活,白手喜欢。

  可欠着队里的八十几块钱怎么办?

  按照规定,生产队解散,队里的生产资料要分,欠帐也要先还。

  白手知道,八十几块钱,他就是把刚分到家的七百多斤晚稻全部卖掉,也不够还的。

  除了稻谷,家里穷得叮当响,四间破平房,一辆破板车,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

  不还欠帐,怎好意思分田,队里那些大农具,农船、打稻机、犂耙、水车……也就失去了使用权。

  活人不能让人尿憋死,虱子多了不怕咬,办法总比麻烦多。

  白手去找老队长。

  整个第一生产队,四十多户人家,一百六十来口,也就老队长拿白手当人看待。

  老队长是个大好人,他安慰白手,欠生产队的钱,由他担保。到时候,白手家的债务,会分摊到几户人家,由老队长安排,并做说服工作。

  总之,老队长让白手放心,不管怎么样,白家都能分到该分的承包田。

  白手放心了,哼着小曲,披着夜色回家。

  走到拐弯处,尿意来袭,白手停下,一边坏笑,一边冲着人家的墙根撒尿。

  这是陈会计家,仗着兄弟多,这家伙跟白家不对付,最看不起白手,白手没少吃他的亏。

  挖不了陈家墙脚,撒泡尿出出气也好。

  咦,屋里还亮着煤油灯,还有人说话。

  好奇心顿起,白手蹑手蹑脚,来到窗台下,将一只耳朵贴到木窗的缝隙上。

  “大哥,明天分田怎么分啊?”陈家老二的声音。

  “老规矩,抓阄呗。”是陈会计的破嗓子。

  “有好田,有坏田。大哥,咱万一分到坏田,亏就吃大了。”这是陈家老三,白手常跟他斗嘴打架。

  “对啊,大哥。要是分到那片高田,三天两头的漏水,光灌水费就付不起。”陈家老二最聪明,也就是最狡猾,号称陈家大军师。

  狗日的陈老二,白手心道,你白手爷爷我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啊,明天你们要见机行事,把握好抓阄环节。你俩听好了,这个阄肯定是我来做。谁排前,谁先分,谁就能分到好田。到时候啊,你们要抢先抓阄,抓那几个我做了记号的阄。”

  ……

  白手听着听着,差点笑出声来,赶紧拿手捂嘴。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隔墙有耳,狗日的陈大陈二陈三,我白手谢谢你们啊。

  一边乐呵,一边悄悄后退十多步,白手转身就跑……